当前位置:主页 > 非主流模块 >

急诊科护士工作日常:走路用小跑 10小时不去卫生间

时间:2017-05-12 14:49 来源:未知 作者:QQ克隆

  北京5月12日电(记者 张尼)平时走路用小跑、中午吃饭10分钟、一连10小时没空去洗手间……这样的工作在外人看来是难以忍耐的,但对于不少急诊科护士来说,已经是一种常态。

  在“5·12”国际护士节到来前夕,(微信大众号:cns2012)记者走进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科,记载下了这些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

北京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楼 记者 张尼 摄

  走路用小跑 吃午饭10分钟

  “你可得跟紧我啊,不然一会儿就找不到人了。”这是27岁的长春小伙陈跻民见到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

  作为治疗班的男护士,他是距离患者最近的人,平时陈跻民所在的治疗班要治理留观区20多床的病人,基本从上岗开端就没有停腿的时候。

  正如陈跻民自己说的一样,他的步速很快,为了及时赶到病人床前,他基本是用小跑。在留观区这个狭小的走廊里,他每天都要走一万多步。

  虽然是男护士,但陈跻民给病人打针换药的动作非常清洁麻利,还时不断轻声询问患者“哪里不舒畅”,向家属交代如何照顾病人,细心水平不亚于女护士。

工作中的男护士陈跻民 记者 张尼 摄 工作中的男护士陈跻民 记者 张尼 摄

  “男护士体力好,在工作上也有自己的优势。好比,我们有时候要搬床旁的氧气筒,女护士力量小搬起来吃力,我就能帮她们。”陈跻民说。

  上午十点后到中午,是留观室最忙的时候,医生陆续给患者开出药方,护士要进行配药并开始给患者输液,因为人多,陈跻民时常忙到中午也吃不上饭。

  “平时走路多,吃饭不注意,我和许多同事都落下了胃病、静脉曲张这样的职业病。”陈跻民告知记者。

  记者采访的这一天,陈跻民一直忙到快中午一点才吃上饭,在空间局促的休息室里,他用了10分钟匆匆把饭咽下,没有再休息又回到了岗位上,因为那边已经有患者在叫他了。

护士李伟正在核对患者的药物 记者 张尼 摄 护士李伟正在核对患者的药物 记者 张尼 摄

  一天下来把嗓子喊哑

  和治疗班护士的职责不同,护士李伟所表演的角色更像是留观区的一个“管家”。作为主班护士,她要统揽全局,掌握留观区所有病人的病情,处置特殊问题,并解答家属疑问。

  “谈话”是李伟一天当中最主要的工作。从上岗开始,她就要不停地解答家属的各种问题,去哪里取药?去哪里送化验?怎么交费?甚至是卫生间怎么走?因为来急诊科就诊的老年患者比较多,她常常要进步音量,给患者或家属重复讲很多遍,直到他们弄清楚为止。

  “一天喊下来嗓子都是哑的,水杯就在手边,但总忘记喝。”李伟说。

  上午十点后,家属们陆续把取来的药品送到李伟面前,她要核查每一份药,包含患者的床号、姓名、性别、年纪、药物、浓度、剂量……肯定无误后再交给同事进行配药。最忙时,她眼前装药的筐能堆成一座小山,家属的队伍排出十几米。

  李伟的工作除了考验沟通才能,也考验记忆力。最多时,留观区会同时有一百多号病人接收治疗。每个病人是什么病情、谁该换药了、谁该做哪项检讨,这些李伟都要记清晰。

李伟向记者展示自己的笔记本 记者 张尼 摄 李伟向记者展示自己的笔记本 记者 张尼 摄

  李伟的手边一直有个袖珍小本子,上面用不同颜色的字迹记录了不同种别检查的注意事项、一些特殊患者的病情等。她说,这样更有助于自己理清思路,处理复杂情况。

  工作的空隙,她还不忘记和患者家属开几句小玩笑,逗大家一笑,让他们原本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一下。

  李伟说,到今年,自己已经在急诊科工作了将近20年,是不折不扣的“白叟”了。谈到这份在外人看来很令人瓦解的工作时,她笑道,“急诊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每天都很忙,但看到病人恢复健康的那一刻,又认为付出很值。”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科抢救室 记者 张尼 摄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科抢救室 记者 张尼 摄

  10小时没去卫生间 没喝一口水

  与留观区相比,急诊科的抢救室更像一个战场,这也是氛围最紧张的处所。

  因为收治的危重患者多,抢救室内连过道里都加满了病床,医护人员有时只能侧着身子在病床之间穿梭。在这样凌乱的环境里,他们要掌握每个病人的病情变化。

  “护士!护士!”听到患者家属叫自己,男护士董可立马冲到病床边,但走到跟前他才松了口吻,原来只是病人的液输完了。

  “每天一开始工作,就像打仗一样,病人病情变化很快,随时会有危险,家属一喊‘护士’,我心就提到嗓子眼,得赶快冲过去看看有什么情况。”30岁的董可说,自己已经从事护理工作多年,但每天上班时神经依旧高度紧绷,不到下班放松不下来。

  董可的状态是抢救室护士的一个缩影。在这里,护士白班的工作时间是从早8点到晚6点,这10小时里,除了中午大家轮换着在休息室里吃一口午饭外,根本没有人能停下脚步。

  在狭小的护士站里放着几把椅子,记者去采访的当天发现,基本没有人能在上面坐超过2分钟。

简陋的医护人员休息室内只放了一张上下铺 记者 张尼 摄 简陋的医护人员休息室内只放了一张上下铺 记者 张尼 摄

  “今天太忙了,从上班到现在都没顾上喝水,也没去卫生间。”下午6点交班后,25岁的年青护士白浩伟摘下了口罩,这时她才有时间在简陋的休息室里和记者聊上两句。

  在刚刚从前的10小时里,她一直没有去洗手间,这样快节奏的工作对于白浩伟来说是一种常态。

  白浩伟说,因为病人病情危重,家眷的情感都比较激昂,平时医护职员除了要对患者进行治疗外,还要统筹家属,向他们说明病人的病情,在这里面对的情形比病房要复杂许多,天天下班后本人都想“瘫”在床上。

  固然,在挽救室工作要承当伟大的生理和心理压力,但是无论白浩伟仍是董可都以为,这里的收成是其余科室没有的。

  在董可看来,急诊科的工作是对护士的历练,不光提高专业素养,更锤炼心智,他说,“每次把病人抢救过来以后特殊有造诣感,因为常常要面对死亡,可能让我们对性命的意义有了更深入的懂得吧。”(完)

【编辑:刘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