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QQ头像大全 >

辉丰股份遭环保督察风暴背后:上市之际便被举报

时间:2018-05-09 01: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0 年,当地村民带领记者找到辉丰农化厂在斗龙河的排污口,图为记者和村民在排污口取污水样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 摄 2010 年,当地村民率领记者找到辉丰农化厂在斗龙河的排污口,图为记者和村民在排污口取污水样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 摄

辉丰股份遭受环保督察风暴背地:上市之际便被举报,收到相关信访130余件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 | 江苏报道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8期)

近期,因涉嫌环境污染问题,江苏省盐城市辉丰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辉丰股份”,002496.SZ)受到中央环保督察组专项督察,4月20日,生态环境部发布相关情况,引发深交所、证监会等监管部门连锁反映。

实在,作为全国农药行业的大型企业,辉丰股份2010年启动A股上市之际,其涉嫌污染环境、偷埋暗管排放有毒污水等情况就被曝光,但在质疑声中该公司仍于2010年11月上市。8年来也一直有村民和媒体揭穿其严重污染环境的行动,直到今年被中央环保督察组和相关部门彻底查处。

记者调查:辉丰股份2010年上市之际便被举报偷埋暗管排放污水

2010年5月底,辉丰股份意欲登陆深市中小板,新闻一经发布,便有举报称其污染环境。记者曾于2010年6月初赴江苏省盐城大丰市龙堤镇辉丰农化厂,也就是辉丰股份老厂调查。

彼时,当地干部曾向记者先容称,厂区地处盐城市大丰市(编者注:2015年大丰市撤市设区,现为大丰区)龙堤镇居民会聚区,四周百米范畴内的村民不敢开窗户,呛人的农药味到处飘散,地下水受到严峻污染,村民们甚至将该厂称为“731毒工厂”。

2010年6月3日,记者到达辉丰农化厂时,刺鼻的农药味扑面而来。记者在厂区反面围墙处发明,有黑水披发着恶臭。

在厂区西面,被当地人称为“五排河”的一条小河自北向南流淌,水质发黑,记者发现水里连绿苔杂草都不成长。沿着厂区西面围墙向南走10米,“五排河”在厂区西南角被土壤堤坝拦住。邻近的村民称切实受不了农化厂的污染,为避免污水向南流淌,村民便在厂区西南角筑起堤坝,截断“五排河”。

当地村民向记者举报称,辉丰股份自拉约5公里长、直径达30厘米的管线,沿着当地的“六排河”向斗龙河排污。在几位熟习情况的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曾从厂区向东,一路沿着“六排河”流向追踪这条排污管线。

在车滩村老三组浇灌闸四周,一位村民称该处能够摸到排污管线,记者脱下鞋子跳入水中,在用手触摸管线时发现管线破了一个洞,暗管里的水正在向“六排河”里涌流。再向前步行约两公里,便来到“六排河”与斗龙河交汇口,空气中刺鼻的农药味一阵阵袭来。在两位当地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攀着树干来到河边,看到水面上一个碗口大的漩涡泛着浑浊的水花,不停地有污水向外涌出,村民介绍,这便是辉丰股份铺设多少公里管线向斗龙河里排放的污水。

“当地党委、政府不作为、慢作为问题十分突出”

2018年4月20日,生态环境部宣布相关情况称,根据人民举报,生态环境部组成督察组于2018年3月中下旬对辉丰公司严重环境污染及当地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不力问题发展了专项督察,发现辉丰股份公司环境守法问题严重,主要有4项,包含非法处理危险废物、违规转移和储存危险废物、长期偷排高浓度有毒有害废水、治污设施不畸形运行。此外,辉丰公司为应答督察组现场检查还常设假造危险废物治理台账,并供给虚伪报表。

依据生态环境部通报的情况,此次专项督察重要针对辉丰股份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大丰港石化新资料工业园的主厂区,而非2010年记者前往考察的“老厂区”。

情形通报中提到,辉丰公司重大传染问题主体义务在企业,但当地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分环保不作为、慢作为问题也非常凸起。

2016年7月至8月,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江苏省后,先后两次交办反映辉丰公司污染问题突出、违规寄存高浓度废水并利用雨天偷排的群众举报。但盐城市及大丰区在查处进程中避重就轻,仅就企业环境管理提出整改请求,未对偷排高浓度废水问题开展针对性调查,终极以举报不实为论断向社会公开。

2013年以来,盐城市及大丰区党委政府及其环保部门共收到上级转办或大众直接举报波及辉丰公司环境污染问题的信访130余件,但均未引起足够器重,未组织深刻核实,查处工作流于情势。在新《环境维护法》实施3年多的时光里,除在中心环保督察组进驻时就企业危险废料未网上申报问题罚款5万元外,再未对企业环境问题进行本质性处分。

2017年12月,根据群众举报,大丰区在江苏科菲特生化技巧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菲特”,系辉丰股份子公司)厂内发掘出违法填埋的农药残渣等危险废物50余吨,但工作半途而止,不仅不持续挖掘处理到位,而且也未对企业依法进行查处,助长了企业幸运心理。2018年1月,群众通过律师致信盐城市委、市政府,反应辉丰公司在2017年应用暴雨偷排高浓度废水情况,但盐城市环保局未经核实,即于2018年1月25日公然调查情况,认定辉丰公司不存在环境违法问题。

查处进行时:两高管被采取强制措施

辉丰股份4月19日晚公告称,公司及其子公司科菲特近日分辨收到盐城市环境保护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议书》和《行政处罚当时(听证)告诉书》。盐城市环境掩护局向辉丰股份算计处罚款148万元,拟对科菲特共计处罚款62 万元。辉丰股份表现,以上行政处罚预计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4月21日,江苏省环保厅官方微博布告称,公安机关已依法对辉丰股份11名涉案人员采用拘捕、刑事扣押、监督寓居等强迫办法;纪检监察机关已对负有责任的大丰区5名党员干部给予党纪处分、政务处罚,还将对市区两级相干引导跟职能部门职员做进一步从严处置,并责成大丰区委、区政府作出深入检讨;对辉丰股份存在环境问题的11条出产线停产整治,对排查出的问题制订21项措施推动整改,对挖出的疑似危废实行保险封存。目前案件查处工作正在依程序疾速进行。

深交所4月21日对辉丰股份遭环保核查对经营影响、讲演延期等相关情况进行问询。4月23日,辉丰股份因涉嫌信息表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破案调查。

而自环保问题被曝光后,截至5月2日,辉丰股份已对外发布有两名高管因涉环保污染案被采取强制措施。4月27日,辉丰股份公告称,因严峻污染环境案,辉丰股份董事、副总经理季自华被公安机关履行指假寓所监视栖身。此前公司还公告称,3月22日,辉丰股份副总经理、下属子公司华通化学总经理奚圣虎家眷收到其被扣留告诉书。